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金外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专业投机原理目录第1章1  

2008-02-12 00:14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人们称我为交易者,但这本书主要是为投机者与投资者而写——如果你了解这三项名词的差异,可以发现其中的矛盾。所以, 首先让我做一件政客永远不曾做的事: 界定我的用词。任何市场同时都存在三种价格的趋势: 短期趋势,它可能持续数天至数个星期;中期趋势,它可能持续数个星期至数个月;长期趋势,它可能持续数个月至数年。在市场中,存在三种基本类型的参与者: 交易者、投机者与投资者。

交易者的活动主要集中在盘中交易或短期趋势上。他们买卖股票、债券、商品或任何交易工具,时间框架都在数分钟至数星期之内。投机者专注于中期趋势,他们建立市场头寸,并持有一段大约数个星期至数个月的时间。投资者主要是考虑长期趋势,持有的头寸可以长达数个月至数年之久。

进一步讨论前,我希望表明我的立场。当我提及投机者时,我没有任何贬损的意思。当我使用这项名词时,它仅代表上述说明的意思:主要是参与中期趋势的市场玩家。根据我个人的看法,投机行为经常被赋与一种负面的涵义。一般来说,投机者被视为是炒作股票、房地产或其他交易工具的人。然而,事实上,所有市场的投机者都是根据中期的价格趋势,希望通过买、卖行为获利。投机者可以为市场提供不可或缺的流动性。在大多数情况下也可以促进金融资产的平顺转移,并通过资产配置让它们发挥最佳的功能。本书其他部分还会进一步区分投机者与其他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差别。

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我大体是扮演投机者的角色,但这并不是我扮演的唯一角色。因为我曾参与所有三种趋势。在我所进行的每笔交易中,我都熟悉相关知识。所以我应该可以被称为:一位愿意投资的投机性交易者。因为缺乏更适当的名词,所以我选用“交易者”这个头衔。

以我处理金融市场的方法来说,这三种行为都有相互重叠之处;换言之,投机行为的原理,经过适当的调整之后,它们也适用于交易与投资。如果你了解投机行为,你可以相当容易地转换为交易者或投资者的角色。更重要地,就近10年来市场呈现的剧烈价格波动而言,我坚决相信,任何买、卖行为如果不了解进、出市场的重要性,或不根据中期趋势调整投资组合的结构,都是相当愚蠢的。这便是我决定将本书主题锁定在投机行为上的理由。

本书内容是根据我对投机艺术的了解,摘选其中精义部分构成。此处所谓的艺术是就一般的意义而言,并不是指真正的艺术。然而,犹如每一位画家都有其独特的表达方式,每位投机者也有独特的市场风格。虽说如此,但每一位真正成功的市场玩家都必须运用一套类似的工具:根据一套有效性始终不变的根本理念与知识拟定决策。从我的知识中,包括我对于其他投机者的观察在内,我将抽取最根本的精义提供给你。

我的投机方法,综合各方而知识,包括:胜算、市场与其交易工具、技术分析、统计概率、经济学、政治学、人类心理学以及哲学。我花费了10年时间(1966至1976年)取得相关知识,并将它们组织为有系统的格式。在 1974年之前,我是根据普通常识、技术分析、以及谨慎的风险管理进行交易。之后,我学习如何由宏观的角度交易。如果金融交易有一个最致命的缺失,那便是根据单一的事件拟定投资或交易的决策 ——在不了解整体风险的情况下投人资金。若希望了解整体的风险,仅有一种方法:通过学习系统性的知识。

在讲解我的方法与知识前,让我概略说明我的交易生涯,并解释一些关键的发展,它们引导我逐渐形成投机的知识。在1966年至1977年之间的11年,就像我的学徒期间(很长的学徒期间),经过这段训练后,我掌握了一个毕生难逢的良机:在1978年3月至1986年9月间,我通过Interstate Securitise成为一位独立作业的承包人。在这段期间,我交易股票、债券、期货(包括:商品与指数)以及各种选择权,我每年平均收人60万美元,其中包括我个人的帐户,以及在“50—50盈/亏均摊”的基础上与国际证券公司和少数其他金融机构合作。我觉得我已经发现了毕生追求的自由。

对于自由的渴望

就我来说,自由不仅仅代表政治上的自由:它代表一种根据自己理想与希望过活的能力,这需要一种全然独立的经济条件,而唯有赤裸裸地抢劫或自身的愚蠢才可能丧失。即使是在10岁出头时,我的心目中,送报或送货的工作便相当于是奴隶的生活——大多外来的控制。所以,我便以自己较能够控制的方式赚钱:赌博。

我并不是从事实际的赌博,我是投机。赌博必须承担不利胜算的风险,例如:彩券或吃角子老虎。投机是在掌握有利胜算的情况下才承担风险。投机的艺术包括许多能力。精确地解释当时的状况;掌握胜算;知道如何下赌注,即使是在输的情况下,你仍能够参与下一盘赌局;具备心理的纪律,执行客观的知识,而不是由情绪主导决策。

对我来说,“赌博”从来不是一种高风险的行为。我开始学习扑克时,我阅读所有相关书籍,并发现输赢的关键是在于如何管理胜算;换言之,当你持有的牌可以掌握胜算时便跟进,否则便盖牌,如此你便居于赢方。所以,我记住每一种牌型的胜算机率并依此决定对策。这便是风险管理方法的精义所在,虽然我当时并不了解这点。

我曾经阅读一本约翰·斯卡耐写的书①,它间接改变了我的一生。他谈论许多欺骗的行为,并解释作弊的手法。我了解到:如果希望精通扑克,我必须学习如何识破作弊的手法。研究这项新知识时,我发现一家魔术碑戏的专卖店(卢塔嫩魔术店)。在那里,我认识了一位影响我一生的人哈里·洛瑞恩。

哈里是扑克牌魔术最杰出的专家之一,他有关记忆技巧的许多著述使他享有盛名。我当时非常崇拜他,而且目前也是如此。他每一项技巧都是自己的创新发明,它们结合了意志、精力、智慧、练习与想象力、他是一位全然自创风格的人,我当时在许多方面都尽可能地模仿他。哈里不仅是我的偶像,他也是我的朋友,每周六我大多泡在卢塔嫩,观赏他和其他魔术师的装演。

我不仅学习哈里的玩牌技巧,更重要的是他的记忆方法。为了练习玩牌的技巧,我随身都带着一副牌。我与女朋友去看电影时,我的左手会练习单手切牌.而右手就放在每一个16岁男孩与女朋友看电影时所应游走的位置。在16岁至20岁之间,我的收入颇丰,这主要来自于扑克赌局与牌技魔术表演。

然而,1965年下半年,我发现扑克赌博是一种处身于法律边缘的行业,显然不适合做为一生的职业。所以,我翻阅《纽约时报》的就业版,并发现生物学家、物理学家与证券交易员的收入最高——每年2万5干美元!因为我知道自己对于胜算的掌握技巧远胜过分析细胞或原子,于是我便前往珀欣公司&CO.担任报价的工作, 目标则锁定为“华尔街”的交易员。实现我对自由的理想。

判读盘势的智慧

我开始观察金融领域内的成功操作技巧,并阅读所有相关书籍。在珀欣的期间,我的崇拜对象是米尔顿·利兹,他穿着雪白的订制衬衫与合身西装,坐在高台上监看整个交易场所,他在我的心目中就像天神一般。当他通过麦克风喊“99!” 时,这代表公司方面即将下单,而且必须优先处理。所有员工都会保持肃静而全神看着他,直到他下达类似如“以市价买进3000股电话股”的指令为止。

利兹被视为“看盘高手”(是指交易价格与数量的报导,但也泛指相关新闻的报导),但他通常都是根据新闻交易。他会监视“美联道琼社”与“路透社”的新闻报导,重要新闻发布时.他可以迅速判断而下单。几秒钟之内,场内经纪人便可以完成他的交易指令。由于他能够迅速判断新闻对市场的影响,再加上整体组织的配合,所以他总是可以掌握行情的先机,这便是他成功的理由。他是一位非常精明的人,交易记录极为杰出,尤其是记录中表现的一致性,虽然我从来不曾模仿他的交易方法,但他却是我心目中的成功偶像。我当时的最大愿望,便是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一位看盘高手。

在那个年代,大多数著名交易员与投机者都是以“判读盘势”交易,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他们其中一员。我阅读这方面有限的书籍,并练习看盘,记忆许多不同股票的最近价位。通过不断的练习,我开始对市场产生感觉了。

现在的人们或许并不了解何谓“判读盘势”,它是现代技术分析的雏形。犹如目前的技术分析一样,判读盘势需要仰赖模式的认定。两者之间的最大差异是,模式认定主要是依靠潜意识,而意识的判断相对较不重要。这犹如运动比赛一样,你停下来思考应该如何做时,你立刻会丧失注意力。你必须随时掌握所有因素,所以你无法根据意识反应。你必须同时观察10至40支股票,不断记忆先前的高、低价位,以及重要的成交量。同时 你在潜意识中还必须知道价量跳动的速度与韵律、报价机的响声、个股发布新闻的频率、大盘指数与个股价格的变动、以及价格与成交量的模式。所有这些因素构成的潜意识结论,就是通常所谓的“市场直觉”。

由于知识的进步——尤其是电脑与通讯的技术——盘势判读已经是一种消失的艺术。目前,只要你的经济状况可以负担一套电脑化的报价信息系统,仅需按下几个键,便可以完全掌握过去所谓的“直觉知识”。你可以随时知道任何个股、类股、指数或期货的走势图,而且可以自动更新每次的价格跳动。配合某些电脑软件,你还可以画趋势线、设定买卖的警示价位。我相信,这种需要特殊才华的盘势判读能力,目前已经不切实际,而目也没有必要了;场内交易员或许是唯一的例外。因此,交易已经成为一种更开放而竞争更烈剧的领域。

然而,所有的看盘高手目前仍然掌握一项优势。拟定交易决策时,你必须绝对相信自己的正确性,但你还必须接受一项事实:市场可以证明你为错误。换言之,在被证明为错误前,你绝对正确。因此,你必须根据原则与法则交易,任何感觉或愿望都不得干涉这项程序。买进或卖空时,你都必须扪心自问。“在哪一个价位上,市场将证明我为错误?”一旦你决定这项价格,市场又触及此价位时,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你出场。这是最根本的法则:迅速认赔。在金融市场中发生重大亏损,最通常的理由便是因为人们违背这项法则。虽然无数书籍不断强调这项法则,并以各种不同方式解释,但人们仍然会犯相同的错误,这显示人类的天性实在非常难以捉摸。为了探索这方调问题。并提出适当的解释.我在本书第Ⅱ部分, 讨论交易情绪与心理局面。

再回到远古的历史中。在珀欣工作期间,我晚上也到“皇后学院”进修经济学与财务学。此外,我也开始阅读《华尔街日报》,以及任何与金融市场相关的书籍。我在珀欣每周的工资是65美元。如此经过六个月,我转至“史坦普”担任统计方面的可怕工作。此处的待遇较高,每周90美元,但这项工作实在不适合我的个性,这里就如同图书馆般的寂静无声,每天花费数小时时间登录与调整数据。如果有人打个喷嚏,我都曾感激万分;这让我有机会打破令人窒息的寂静而说句:“老天保佑你!”。我犯了太多错误,所以我被解雇了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工作上遭遇挫败,由于我当时实在太沮丧,所以我甚至没有感谢那位介绍我到此追求交易生涯的人,但我又踏上另一条类似的路。

非常幸运地,我在大学修习的会计学让我找到另一份簿记的工作。当时是1966年底,我来到美莱曼兄弟公司,此处总共有32位合伙人,我负责为其中12位合伙人整理帐目与交易记录。莱曼兄弟公司是一家主要的投资银行,它在许多投资中累积了庞大资产,例如:以每股4美分的价格大量买进利顿工业,并持有至每股价格为120美元。在莱曼兄弟工作,让我有机会实际观察投资银行的作业情况,并了解这家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参与者之——是如何操作股票与选择权的投资组合。于是,我逐渐明白选择权的运作方式,并因此成为选择权会计帐的专家。

我在莱曼兄弟学到一条我永生难以忘怀的经验。由于我负责登录帐目,所以我相当了解他们赚了多少钱。有一天登录帐目时,我发现莱曼兄弟不断为其信托基金买进超级电子的股票。当时我对于投资尚迥然无知,我猜想这家大投资机构应该了解自己在做什么,所以我打电话给哈里.洛瑞恩,并把这件事告诉他。哈里听信我的说法,他以 44美元的价位买进不少股票。在随后的几个月之内,我无助地看着股价一路跌至30美元。哈里最后卖出他的持股,总共亏损4万美元。我当时的感受远甚于我个人的任何损失。这是我最后一次建议朋友买进某支股票,但——不幸地——却不是最后一次误信别人“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”而建立头寸。然而,我确实学到了一项教训。不可基于帮助朋友的立场,免费提供任何有关市场的建议。在职业的立场上管理他人的资金,这种情况是可以接受的,即使这个人是你的朋友也是如此;如果发生亏损,这只不过是职业上的协定。然而,当你认为是在帮助朋友而提供建议,又完全是另一回事——实际的结果通常是伤害而不是帮助。

    总之,我在莱曼兄弟工作的同时,仍继续研究,并利用哈里传授的记忆方法,熟记“纽约股票交易所”挂牌交易的1458支股票代号。在1968年,向法勒·施米特公司应征工作时,我将这方面的技巧展示给负责应征的合伙人里基·伯格曼。在赞不绝口的情况下,里基录用了我,我也充满热忱地开始了我的交易生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